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打车APP野蛮求生送米送油送流量派美女推

时间:2019-05-10 15:03:3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打车APP蛮横求生:送米送油送流量 派美女推销 时间: 16:16 来源: 时尚生活 抢司机送话费 变相降起步费

沪交港局:研究认证第三方软件合法性,制定相应标准

“动动手指”就能叫到出租车的打车APP火了,但对开发者来说,背后的厮杀和挑战还远未结束。

近日采访发现,为了生存与圈地,各家APP之间的竞争已到疯狂程度:地推团队“蹲点”的哥聚集地,派美女送油送米送流量、给司机赠送虚拟订单、暗中卸载竞争对手产品,甚至因冲突上演全武行 在资本持续热捧的局面下,这种简单粗鲁的求生竞争愈发白热化。

与此同时,打车APP所面临的政策监管也逐步收紧。在北京已明确制止“加价”行动的前提下,昨从上海市交港局得悉,沪上有关部门也正在研究,希望通过法律层面认证第三方APP软件的合法性,并制定相应标准。一些受访的出租车公司负责人也坦言,现有的第三方打车APP存在欠妥之处。

生存伎俩——

扎堆的哥集中地轰炸式推销 暗中卸载封杀竞争对手软件

“一两个月内,从平安无事到遭遇战,再到 世界大战 全面开打,打车APP走过了其他行业一两年走过的路。 ”一名创业者对这样感叹。

越来越多的打车APP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有限的司机资源变成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快的打车的创始人赵冬回想称,在推广之初,包括运营推广、市场人员、技术开发、产品经理在内的一群人,带着遮阳伞、推广宣传单页、给司机的小礼品、成箱的矿泉水,放着《爱情买卖》的大喇叭,浩浩荡荡杀到司机们集中吃饭的场所。 “每天从早上6点到晚上11点多轮班坚守阵地,手把手地介绍、演示,轮流在旁边酒店开的房间睡觉,晚上回家路上所有人都嗓子冒烟说不出话。”赵冬在一篇总结中说。

但问题很快就来了,虽然每天都有几百名司机入驻,但流失率也非常惊人。 “在各家地推团队蜂拥而来的情况下,一些阴招出现了。 ”一家打车APP公司的员工小赵告知,某些地推人员在帮司机安装自家APP的同时,会“顺手”卸载竞争对手的。更有甚者,直接通过APP的不兼容来封杀别家软件,司机想用也没法用。 “有一次在一个司机吃饭的大排档,某家公司工作人员被抓个正着,现场动手,双方撕破脸上演真人全武行。 ”

令小赵感到沮丧的是,有一次他费尽唇舌,一口一个“大哥”,又是递烟、又是送水,终究搞定一个出租车队。隔了一周去回访的时候发现,自家APP已经全部被卸载光了。 “某某公司给他们一人送了一块移动电源,换取司机师傅承诺,短短一小时就击垮了我们好几天的心血。 ”他愤愤地说。

还了解到,此前两家较大的打车APP曾公开撕破脸。两个月前,快的打车曾向司机群发信息,炮轰摇摇招车冒充快的客服骗司机师傅安装,称其为流氓软件,后者旋即也发声明否认。

送礼战术成行业标配 话费补贴解决司机上流量问题

“得的哥者得天下”,很快,送礼战术就成了打车APP的行业标配。“说俗点就是送钱、送美女。”赵冬笑称,他们招兼职推广员时发现,美女工作效率至少是男生的3到5倍。“特别对上海的出租车大叔,小女孩非常管用,其实在全国各地基本都一样。 ”

“司机从知道这件事、到他愿意去下载,然后注册、安装,能够抢单、按时接活,再传播给同行、传播给乘客 每个环节都需要给鼓励,那么就是送钱。 ”赵冬说,在快的打车之前有十几家公司在做类似的APP,有送大米的、有送油的,但都很难“绑住”司机。在他看来,有效的方式是送“生产资料”。“出租车司机用接单,我们就送车载充电器、架。注册后担心流量,我们就送流量补贴,只要满一定时间就给额外嘉奖。 ”

但在“卖方市场”下,司机的意见也愈来愈多,APP开发者们则不得不伺候周全。 “一开始每周补贴10块钱,司机懒得跑很远来拿,我们就改成充话费。司机又抱怨用户少,我们不能给他假的用户,所以发一些虚拟订单。司机只要抢到这些订单,也可以分别得到5元、10元的嘉奖。 ”赵冬说,他们一切努力都是确保司机,这样构成产品的有效供给后,接下来就需要抢用户了。

沪上一家APP“大黄蜂打车”的负责人告诉,他们每个月给司机80元的话费补贴,解决其上流量和通话费。司机只需每周保证36小时,既可获得20元话费补偿。就连乘客无故“飞单”,公司也会掏腰包给司机5元补偿。

乘客发“打车微博”可拿“红包” 发额外补贴鼓励司机接客

大多数打车APP争取乘客的战术和抢司机一样烧钱。白领Fiona昨天中午接到一条运营商系统短信,提示“您已成功充值10元话费”。她纳闷了,突然想起自己前两天用某家APP叫到车后发了条微博,这10元钱便是来自APP官方的奖励红包。从业内了解到,几近从去年底开始,给用户的红包就成为各家打车APP必砸的市场推行费。在刚结束的劳动节期间,快的打车、嘀嘀打车、大黄蜂等每天都会送出一两百个10元话费名额。

“这相当于将打车起步价降低到4元,对普通乘客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Fiona坦言,她已经自发向身边的朋友圈推广。据了解,为了进一步吸引乘客,部分APP还会再给司机一些额外补贴。当乘客的打车需求超过10分钟还没有司机愿意接单时,APP公司会自己给司机加价2元、5元、10元不等,这部分加价费用不用乘客掏,由公司承担。这也让部分受访者颇有微词,认为是变相的绑架行动。 “本来上下班高峰打车就很难,现在司机有了各种补贴,更加挑肥拣瘦拒载,乘客如果不用某一家的APP,是不是基本就打不成车了? ”常去北京出差的周先生质疑称。

对于会否让“黑车”趁机? APP称,目前其对司机注册都有审核门坎,要求对方提供驾驶证等认证信息,人工审核通过才会放行。用户叫车后,也能看到行将到来的车牌、司机和所属公司,没必要担心被坑。

融资顺畅尚能保持疯狂竞争 边烧钱边静观政策变化

在尚未找到明确盈利模式的情况下,烧钱不断的打车APP未来在哪里?

对创业者而言,目前乐观的融资状态尚能维持其疯狂竞争。几天前,业界传嘀嘀打车取得腾讯的1500万美元投资,腾讯持股比例为20%。另外一家国内商务车预约平台易到用车旗下APP“打车小秘”也宣布从中国宽带产业基金获得数千万美元的融资,还将与多家大型出租车公司达成战略合作。作为国内早一批的打车APP,摇摇招车已启动B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千万美元,去年5月,这家公司刚刚获得红杉资本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总部在杭州的快的打车也获得来自阿里巴巴的投资。

但悬在这些APP创业者头上的不确定性还是来自政府干预。上个月下旬,北京交通委已 “约谈”嘀嘀打车、摇摇招车等几家主流打车APP的负责人,要求其汇报运营状况和用户数据,明确放话称“不允许加价”。部分APP业者则在乎,由北京市交通委发布的 《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将于下月实施。根据新政,北京将进一步规范出租车电召服务,强制统一打车APP。主管部门强调,允许乘客加价的行为意味着变相议价,政府将责令叫车应用企业清除加价这1功能。

“虽然各地交通部门一直禁止出租车司机加价载客,对于乘客自主的加价行动,过去是一直没有硬性约束的。这次改口,被视为来自监管层面的一个信号。 ”某与会的APP企业负责人表示,公司内部已讨论了修改功能的可能性,目前正静观其变。

大家焦虑的是,上海、杭州等各地也会出台类似措施。不过整体来说,这对我们业务影响并不大,毕竟现在加价完成的定单只占总单量的2成不到。 ”上述负责人称。事实上,一些打车APP已经努力在向出租车公司、政府等主流方向靠拢。据了解,已经有APP公司与北京市40多家出租车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覆盖2万多辆出租车,和上海出租车公司的谈判也在进行,也有公司直接与官方的声讯电调平台进行合作。

乘客体验——

诱导付小费

在徐家汇上班的卢先生说,他曾想用叫车软件,但当看到软件页面上很醒目地标着 “加价可提高打车成功率”,“短途或郊区,司机来接您成本高建议加价,随车费交给司机”等字句后,立刻打消了使用的念头。卢先生说,如果这样随便加价,必将造成司机挑活。市民李女士也感同身受,她说,打车软件页面上显示:支付小费0元,打车成功率为80%;若选择等级的50元,叫车成功率立即提升至98%。

不过,也有乘客反映,非高峰时段,如果不加价也有可能叫到出租车。昨天19时许,乘客金先生在徐家汇繁忙路段候车,等了17分钟没有空车,随后用开启 “嘀嘀打车”、“大黄蜂”,通过语音告知自己所在位置和目的地后,仅过3分钟就有司机“接单”,不一会就有一名大众的哥找到金先生。该司机表示,只有乘客事先通过软件明确加价,才会收取,其他单子只收计价器显示的路费。 “低谷时间,生意本来就比较平淡,一看到软件提示出现新单子马上说接了,不会在乎乘客是不是会额外支付小费。 ”

电调中心——

出租公司也有APP

采访了解到,四大出租公司除了有电调平台之外,对APP软件打车也并不陌生,强生、大众、锦江、海博均开发使用该软件,强生出租乃至还率先推出“叫车”。

“由于高峰时间打不进,道路拥堵等原因,致使供车率比较低。 ”大众科技51扬招部门负责人吴永隽告知,有的乘客打了一次打不通就放弃了,很可能错过了周边正好出现的空车;通过APP软件叫,乘客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多次对周边空车进行搜索。

看到,大众APP叫车成功后就像电调预约成功一样,乘客可通过与该车驾驶员车载终端进行通话,电调平台并可实时监控和引导车辆及时到达上客地点,缩短候车时间和提高成功率。“大众APP叫车软件推出4个多月,虽然只占总电调量的5%-10%,但叫车成功率却在60%-70%。 ”

为了吸引的哥做电调业务,大众电调还专门制定一套 “分轮抢标”措施,并给予积分嘉奖,高积分的司机对电调业务有优先抢答权,特别鼓励司机在早晚高峰时间接做电调业务。

各方声音

第三方APP使用不正规 制定相应标准加强监管

据了解,强生APP叫车软件推出一个多月以来,每天也可接到1000多差业务,供车率约在80%左右。强生科技公司总经理胡斌说,同样是APP打车软件,与嘀嘀打车、摇摇招车、快的打车等第三方开发的软件相比,虽然在技术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但乘客在使用细节上,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

在胡斌看来,打车APP首先容易导致引发司机“挑活”。 “由出租公司开发的APP打车软件,只是多了一种接单的渠道而已,司机接单子流程与电调一致,即只知道上车点,不知道下车点,可防止司机挑活、拒载的情况产生。 ”他说。其次,出租车公司认为沟通引发安全隐患。无论是叫车还是使用出租公司APP的叫车软件,都是通过电调平台的车载终端与乘客进行联系的,服务中司机接触不到乘客的联系,可防止发生意外情况;而使用其他软件,司机与乘客都是通过一对一沟通,万一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容易在上做文章。

事实上,遇到用车高峰时段,在同一个路口,可能会有多人同时使用APP软件叫车,由此产生的纠纷也时有发生。胡斌说,强生APP叫车成功后,同时会有一条短信发至乘客,一是避免临时断可能带来的不便,二是可以凭此短信上车,避免发生乘客用车纠纷。

针对目前使用第三方APP引发的服务投诉,市交港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进入该软件司机的身份真假很难确认,可能出现鱼龙混杂的情况,不排除有黑车司机、克隆车司机等违规司机加入的可能。

据介绍,正规出租公司开发的APP软件,服务过程全部在电调平台的监控当中,可以保证服务质量,一旦发生失物也容易寻觅,按发票付费,绝不允许加价、竞价。一旦接到乘客投诉司机随意加价,查实后将对司机作出处罚。建议广大市民要增强自我保护意识,尽量使用正规公司开发的APP叫车软件,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近日,北京市交通委发布《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并将于下月开始实行,根据新政,北京将进一步规范出租车电召服务。了解到,交通部门也在与政府有关部门一起研究,希望通过法律层面来认证第三方APP软件的合法性,并制定相应的标准,加强监管。

相干负责人透露,一旦标准确定,凡是符合相关标准要求的,可与沪上出租公司商量合作,共同开发,以保护本市出租车市场正常的运营秩序和价格体系,如发现扰乱市场的行为的则将坚决予以取缔。

友谊提示

司机索小费乘客可投诉

“新兴的叫车软件将有利于市民选择快的交通出行模式,不会制止用户使用。 ”市交港局负责人表示,如果司机使用叫车软件时,擅自提价收费,或主动向乘客索要小费,一旦查实将对的哥进行相应的处罚,“由于这些都是管理条例中明令制止的。”但是,随着市民使用社会上第三方APP叫车软件数量的增加,这个软件使用中的弊端已逐步浮出水面,由APP叫车而引发的服务质量、司乘纠纷、个人信息泄漏等投诉有所增加。

到达后不愿加价被骚扰

有乘客叫车时愿意加价,但到达目的地后又反悔,只愿意根据发票支付车费,司机又提供不出加价费用的发票而引发司乘纠纷,双方争执不下而报警。由于使用第三方APP叫车软件,业务成交后,司机与乘客是通过一对一确认业务的,双方均留下了各自的号码,因而司机便发动亲朋好友将乘客的打爆,让乘客烦恼不已。

司机做不成生意骚扰乘客

由于第三方APP叫车软件的搜索范围不受限制,乘客也看不出应对车辆是空车还是重车,能否准时到达接客地点,全凭司机自己作出判断,乃至产生了司机1差业务还未做完,自以为相距不远提前接下1差业务,结果判断失误,因道路拥堵而无法按时到达,乘客只能自行叫车离开,成为一担“白鸽”业务,司机白跑了一趟。事后,司机恼羞成怒,经常骚扰乘客,严重影响了乘客的正常生活。

晚报 王建慧 秦川 报导

葵花护肝片
小儿柴桂退热颗粒
葵花护肝片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