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湖南卫视副台长称找到舞美师但拿其没办法

时间:2019-04-09 20:32:4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湖南卫视副台长称找到“舞美师”但拿其没办法

我做选秀的10年间,坦白说我有做过一次幕后操控。节目肯定有游戏规则,但是我一再地和我们导演组的人说游戏规则产生的结果,千万不能干预。我不敢说我们是公正的,但是这个是我们的原则。我自己也像观众、粉丝,紧张得要死。

张华立,现任湖南电视台总、副台长。这是简单明了的个人简介。其实,这个人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比方说他是中国娱乐史上极其重要的超级女声幕后的重要推手;比方说他是全新娱乐公司天娱传媒的创始人;而且,他还是湖南广电领导中用实名开博的人,文采飞扬,堪比诗人。在今年快女比赛结束当晚的庆功酒会上,张华立代表湖南卫视感谢所有支持快女的人。重要的收获,是快乐女声新一代给我们带来的感动和欣喜,她们歌唱的梦想、奋斗、坚韧、爱心,固然也包括偶尔的挣扎和旁皇都在骄傲地告知我们的时代,她们充满气力,她们是明天的太阳!

上周五,离快女总决赛开始还有4个多小时,张华立在卫视演播大厅的贵宾室接受了本报的专访。对今年备受争议的快乐女声,张华立没有丝毫吝惜自己的称赞。固然,他也非常认真地对待每一个问题,乃至还自己起身关掉电视机,营造了一个很好的采访环境。收视率下落、广告减少、选秀审美疲劳、黑幕说凡是触及快女的敏感词语,他都没有谢绝,的不同就是回答的方式。要末是正面回答,要么还要打一个精心的比喻。至于明年湖南卫视是否还会举办选秀比赛,张华立坦言当然想做,只是担心不让做。这个不让做不是主管者做出的决定,我们没有犯错,为何不让做啊。技术层面的也不怕,担心是观众不让做了。

关于收视率

用婚姻打比方情感趋于稳定了

自从将播出时间从黄金档移到晚上10点半,许多人都觉得快女的收视率会下滑。不过,即便是这样一个为难的时段,快女也创造了新高。我们能保持同时段收视的成绩。10点这个时段,观众范围小了,开机率没有这么高了,这个也是事实。相比往年,峰时期,超女在某些城市,收视份额50%,除春晚没有可以比的,这个是奇迹。但是今年我们又有一个新的创新,那就是在10点半档,快女创造了新高。我们今年4进3的收视份额也能到达17%。

抛开万恶的收视率不说,今年快女在关注度和社会影响力都有明显的差距。对此,张华立用婚姻打了个比方。打比方,就像两个年轻人从恋爱到结婚,前两年和以后几年,虽然本质上没有差别,但感觉上有差别,他们从激情澎湃到亲密无间,在婚姻没有破裂的前提下,情感反而会更加趋于稳定。

乃至对提出观众对于选秀的审美疲劳,张华立还笑着反问,这难道是个问题吗?新生事物,对人的冲击大一些,说明中国人的文娱生活更加丰富了,关注度分散了,这是好事。

关于经济利益

看重的是全部产业链

今年与往届选秀比赛的不同是,取消了短信投票。除观众不能直接参与以外,对于湖南卫视而言经济利益也损失了许多。与往年比差很多,毋庸讳言的,与往年的范围有差距。但是从超女开始,我们就设定下了打造产业链条的概念,05年的超女,有22个亿的产值,那一年,我们只拿到了不到3个亿,更多的是周边的链条,它们的转动,这才是市场经济。我们更多的看重的是全部产业链的情况。

同时,直播赛事的减少,也是让广告招商缩水很多的重要缘由。往年我们起码60个小时的直播,几百小时的重播,但是今年上星播出的比赛只有10场,近20个小时,1个多亿的广告销售,已很不错了。不过当询问今年总冠名费到底是多少时,张华立显得很谨慎。这个不归我管,你们可以去问李浩(湖南卫视发言人),可以去采访赞助商。

直播赛事少,取消短信投票等等造成快女赚钱少的决定,都来自于湖南卫视的顶头上司国家广电总局。在张华立眼里,却是另外一个角度看待这些问题。当时广电总局出台限令,我们申请去办的时候,在外部看来,快女必死。但是广电总局是正确的,我们要学习,贯彻进程中也会走形,就要及时更正。所谓的限制我认为都是技术层面的东西,但是不影响本质的东西,只有本质原则性的更改才可能会影响到项目,如果只是技术层面上的更改,我们就能有足够的智慧去解决,我们就是玩技术的,技术层面的变动,不应该是一个节目办得好办得坏的决定因素。

关于幕后黑手

做选秀10年只有一次幕后操控

包小柏离席,曾轶可被保护、郁可唯被黑仿佛黑幕是选秀节目必不可少的调剂品,而湖南卫视仿佛深谙此道。对于开门见山的质疑,张华立的回答很诚实。真实的力量强大,我觉得。我做了10年选秀了,节目肯定有游戏规则。但是我一再地和我们导演组的人说游戏规则产生的结果,千万不能干预,这个是我反复强调的。我不敢说我们是公正的,但是这个是我们的原则。我自己也像观众、粉丝,紧张得要死。为了解答的疑惑,张华立不惜动用了一个亲身例子。我做选秀的10年间,坦白说我有做过一次幕后操控,是有一年的星姐提拔,当时有一个和湖南卫视直接发生关系的上市公司的老板来打招呼要求力保某选手进20强,我这么做了,10年来就这么一次,那个选手进入比赛自然被淘汰,19名。

照旧不依不饶,质疑在比赛中出现插播广告的情况就是幕后操控。有二次掐断现象,就是晓雪那次,那个指令是我下达的,当时她说二流站上谁支持率高,我们觉得这个不恰当,由于我们今年就没有站投票来决定选手的去留,而且我们即便要说也会说六大门户站的,不会说二流站的结果。另外,就有曾轶可和潘辰亲嘴的那个,我们觉得,对青少年的影响不好,产生歧义,引起误导。但是上的所谓黑幕,曾的骂人,我理解她,我们是老乡,我们那只有亲昵的人才会说不要哭,再哭我打你哦。还有晓雪的农村800年都出不了你这么一个人,都是造谣。

曾轶可无疑是今年出风头的一名选手,她能够升级全国10强,许多人都觉得是湖南卫视在保她。曾轶可没有得到保护,我可以告知你,如果今年还是像往年一样有投票,曾轶可不会是个淘汰的人。

关于人才流失

欢迎唱片公司正大光明来挖人

快女10强的出炉,意味着湖南卫视和天娱又将掀起一阵造星狂潮。可是尚雯婕、陈楚生、何洁等自家人的相继解约,让大家不能不正视选秀明星后续发展的问题。现在选秀艺人谁混得,固然是李宇春。去年张杰的专辑销量10万张,没有水分,中国内地市场有几个歌手能做到。湖南卫视的起步工作基本完成,从艺人经纪,唱片,新媒体,影视,娱乐产业链条搭建完成了,下一步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经验的丰富会愈来愈完善。

对于唱片公司不断的挖人动作,张华立坦言欢迎来合作,但条件是不要暗地挖角。其实在这两年,我们和选手的约是开放的,今年大家看到请这么多唱片公司过来做评委,难道只是为了配合我们作秀?其实我们是让他们来考察选手,愿意签谁签谁。我告知所有的老板,我们欢迎他们来和我们放在桌面上谈,但是不希望在桌子底下来谈。

关于选秀前景

明年想做快男,怕观众不让做

前不久有某站有一项投票调查,有60%的友投票说不希望再办选秀,乃至有人提出后选秀时代这个概念,表示选秀已经走到末路。哪有这么多时期,前时期,后时代,我一直不认同这类观念性的东西,反而我还是认为它在起步阶段,国外选秀做了几十年,我们才做几年时间啊。一个时期没那么快结束了,市场有没有这个需求,过早地断言它走下坡路,穷途末路都是轻率的。

一年快女,一年快男这是湖南卫视和天娱理想中的选秀节目设置。如今快女刚刚落下帷幕,是不是明年还将做快男?当然想做啦,担心不让做。这个不让做不是意识形态的主管者做出不让做的决定,我们没有犯错,为何不让做啊,技术层面的都不怕。担心是观众不让做了。

至于某站友投票的决定,张华立觉得非常正常。这个是正常的,还停留在05年的时候的那个期望值,肯定会有失望。

关于舞美师

即便没有舞美师,也会有灯光师

在湖南卫视选秀平台上,除选手之外,无论是评委还是主持人,冒出许多红人。这当中,舞美师是特别的一个!由于不知道它的年龄、姓名、身份,一直是活在络世界中的一个神秘人物。之前也有知情人泄漏其实舞美师就是张华立本人,也开玩笑向张华立求证,得到了这样的答复:我觉得很文娱啊,有创意,很好!问及他近为何不会在博客中主动报料,张华立表示工作太忙,这个是官话,事实是江郎才尽,半瓶子水。

一阵调侃后,张华立突然说道:我觉得你们媒体应该把他找出来,如果我是,我3天就把他找出来。面对张华立的挑衅,反问他为何不去找舞美师。你怎样知道我没有去找,我通过人找到了,我用很严厉的手段找到他,但是由于他言论自由,我不能违法去阻止他。我想即使没有舞美师,也会有灯光师之类的。我主张用事实来说话。在张华立看来,舞美师的存在就是合理的。多媒体的时期应当允许各种声音的存在,而且它的气力也不足以影响到我们。

经间期出血的病因
盆腔炎小腹痛的危害
人流后恢复要多久时间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