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如何评价康有为如何评价华西医院原院长石应

时间:2019-05-10 15:22:3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 如何评价华西医院原院长石应康?

逝者已逝,愿走好。2 : 股价为什么有负价比如000527美的电器,1996.01.30价-

股价为何有负价

比如000527电器,1996.01.30价-0.11

股价出现负值有可能跟你的复权时间点有关系。你修改下复权方式可以在试1试。

3 : 康有为如何死里逃生

所谓康有为“戊戌出亡”,系指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康有为出逃海外1事。此事1般史书均有记叙,但均语焉不详,或对某事说法不1,或其中某1环节断裂,以致史实不清晰、史事不完全。康有为有光绪帝支持,为什么被逼出亡?为何慈禧和荣禄那样地痛恨康有为,1定要置之于死地?究竟是谁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使得康有为能够戏剧性地流亡海外?

激进变法

在戊戌变法之前,康有为的狂傲个性已把许多重要朝臣给得罪了。

当国帝师翁同和阅览康有为的上皇帝书及康有为其他著作后,即向光绪帝保荐,说康“才堪大用”,并有“康有为才胜臣10倍”之语。但随着康有为张狂个性的发展,翁同和对康有为的评价越来越低,逐步贬之为“狂生”。光绪2[)104年正月初3,即1898年1月24日,总理衙门大臣李鸿章、翁同和、荣禄和刑部尚书廖寿恒、户部左侍郎张荫桓等召见康有为,询维新之事。康有为目中无人地侃侃而谈,大有舌战群儒的风采。荣禄对此非常反感,中途离去。翁同和在当晚日记中说康有为“狂甚”,“灯后归,愤甚”。

戊戌变法伊始,“诸守旧大臣以皇上变法,焦愁不已,多有问之荣相者。荣相笑曰:‘俟其闹至剪辫子时,必有办法,此时何急哉?’”果然,康有为有断发、易服、改元,乃至迁都上海之议。虽然未得到光绪允准,但京城已谎言4起,纷纭扬扬,谓康有为鼓动皇上将下诏改衣冠。这就犯了慈禧制止“剪辫易服”的大忌。

维新中,康有为上书除积弊、定官制、裁撤“闲散衙门”,提拔英才、设制度局。这实际上是官制改革。这就犯了慈禧太后变法“无损满洲权势”的大忌。

人事上如此大的动作,守旧大臣人人自危,“寝不安,食不保”,“焦急欲死者,惟有诅谤皇上,痛骂康有为而已”。不久,光绪帝根据康有为上奏,下旨将天下祠堂“尽改成学堂”。此旨1下,京城顿时流传康有为曾进“药水”,“上服后性情大变,急躁异常”,皇上入了天主教,并有在宫中设立星期堂等等谎言。

如此,京城中,“上自王公,下自士庶,众口哗然,谎言4起……朝野议论,无处不谈康有为,内言传于外,外言又传于内,愈出愈奇。”种种不利谎言,全部指向康有为,自然也很快传到身在颐和园但时刻关注新政进程的慈禧耳中。

9月13日,光绪决定接受康有为等人的建议,开懋勤殿,并聘请伊藤博文和李提摩太为“客卿”(顾问官)。慈禧闻讯大怒:“小子以天下为玩弄,老妇无死所矣。”此时,慈禧已决意出手,不能再由光绪“任性妄为”了。

令光绪皇帝措手不及的是,情势突然严峻起来。

全国通缉

9月21日早朝,慈禧与光绪共同接见朝臣。是日,慈禧以光绪皇帝的名义,颁布敦请太后训政的诏书,并言慈禧太后“本日起在便殿办事”。如此,慈禧太后正式接收了政权,光绪皇帝被挂了起来。戊戌维新至此落下帷幕,以失败而告结束。慈禧太后于21日早朝接收政权后,第1件事就是下旨给京城步军统领衙门,令立即缉捕康有为等维新党人。

非理性的变法太过激进,远远超过了当时中国的社会承受力,也远远超过了慈禧太后所规定的政治底线。对戊戌新政,慈禧太后是给与了1定的支持的。但康有为力图“尽变清朝祖宗之法”,完全触怒了慈禧太后。特别是聘请伊藤博文做顾问官,更令朝野反感,几近举国1致声讨。甲午战败,中国伤口还没有抚平,朝野大多对日本仇恨至极。让伊藤博文主持大清朝政,朝野自然普遍反对,慈禧更是不能接受。

戊戌政变当日,慈禧太后下旨拿捕康有为。万幸的是,康有为此前已收到光绪的密诏,得知处境危险,并已于前1日即9月20日,离开了北京。

20 日清晨,康有为带着仆人李唐,由马家堡火车站(今永定门火车站)乘火车离开北京,当天抵达天津,傍晚抵达塘沽。21日上午,康有为登上英国太古轮船公司的“重庆”号客轮。上午11时,“重庆”号从塘沽起航,离开天津赴上海。依照行程,22日上午船抵烟台,24日午后船抵上海。

21日当日早朝,慈禧下旨立即拿捕康有为。当日中午11时许,代替荣禄担当刑部尚书、京城步军统领(9门提督)的崇礼,亲身带领缇骑300人,包围位于宣武门外米市胡同的南海会馆(今北京宣武区米市胡同43号)。正在会馆的康有为胞弟康广仁和康有为弟子程式毂(后易名程大璋)、钱维骥,和仆人王升、王贵、田升等人被捕。

当此之时,清廷尚不知康有为已离京。崇礼在南海会馆中没有捕获康有为,立即下令关闭北京各城门,“缇骑如云”,大肆搜捕。

21日晚,慈禧令在全国周密查拿,并密诏各地官员:康有为进“红丸”毒死了光绪皇帝,1旦抓获,就地正法。并令天津、烟台、上海等地道台官员,悬赏缉拿康有为;命两广总督谭钟麟,迅速查拿康有为家属,查抄康有为财产,根究康有为着落。

接获捕杀康有为密电的上海道台蔡钧,悬赏两千银元,捕拿康有为。为了不使康有为漏,蔡钧购买翻印了大量康有为的照片,交给码头缉拿康有为的缉捕人员。对22日进港之各种船只,蔡钧已派人搜捕1遍。经查核,确信康有为所乘轮船为英国太古轮船公司的“重庆”号,该船抵达上海日期为24日上午。

由于“重庆”号轮船属英国太古公司,为避免英人制止搜捕,蔡钧在下令封闭上海各个码头的同时,于23日晨派员致信英国驻上海总领事白利南(Byron Brenan),信中附有慈禧太后捕杀康有为的密旨。

起死复生

危急之时,康有为的另外一个弟子程淯伸出了救济之手。此时,时年28岁的程淯正担负李提摩太的中文秘书。2人的1段谈话救了康有为1命。李提摩太道:“在西方人士看来,此次贵国实行新政,表明政治已步入正轨,如此循序渐进,不难富且强,不料现在又遇挫折。”程淯道:“全国风气不开,诸顽阉群附太后,欲革新政治,岂易之者?问题是,现在康有为先生命恐不保。”李提摩太道:“在海舶中当无恙,到上海就非常危险了。”程淯道:“上海贵邦总领事白利南君,非吾广学会会长乎?”李提摩太言:“然,但能否尽力,不可知耳。”程淯又道:“万国皆保护政治犯,先生盍发1电以救之。”李提摩太沉默不语。过了1会儿,李提摩太说:“电可发,恐无补耳。且不知所附何船,若在华法界登陆,则败矣。”程淯道:“亦惟尽心焉而已。”李提摩太点了点头,起身起草致上海总领事白利南电文,“凡数易稿”,交给程淯道:“知此事者,惟吾两人,宜深秘之。” 程淯赶快“诺”,拿起电报稿飞奔出去发电。后康有为作诗记念程淯:长天万里啸秋风,京国萧然落木悲;

渺渺芦中人去也,荷花开到夕阳红。

李提摩太的这个电报1经发出,上海情势顿时1变,康有为藉此起死复生。

24日清晨,白利南指派会说1口流利中国话的工部局职员濮兰德乘坐1艘英国驳船往吴淞口外几英里远的水面去拦阻“重庆”轮。在濮兰德带领下,康有为下了“重庆”轮,上了濮兰德的驳船。在驳船上,濮兰德向康有为说道:是在北京的李提摩太打电报给上海总领事白利南,要求白利南想法救援,但上海道已照会英驻上海领事馆,要求协同缉捕先生,如果上海领事馆掩护中国政府缉捕的要犯,牵涉到外交,白利南不敢做主,遂致电伦敦政府英首相索尔兹伯里侯爵(Marquess of Salisbury,戊戌时译作沙士勃雷侯),得复电同意救援,白利南才派我带了照片找到你的。至此,康有为才知道,为了救援自己,竟然惊动了英国首相兼外交大臣。

很快,康有为、濮兰德等人乘坐的驳船驶近等候在远处的英国轮船公司“琶理瑞”号,并下了驳船登上“琶理瑞”号。

戊戌遗言

康有为1共在英国商船“琶理瑞”号里隐藏了两天。依照康有为1899年在日本撰写的《我史》(学界又称《康有为自编年谱》)的说法,康有为随濮兰德从“重庆”轮上了濮兰德的驳船以后,听说光绪被弑,又不知英人把自己带走后如何对待自己,不由痛不欲生,决计蹈海殉国。他先是口占绝句1首:

忽洒龙翳太阴,紫薇移座帝星沉。

孤臣孤负传衣带,碧海青天夜夜心。

随即,他匆匆找来纸笔,写下留给家人的遗书,即“戊戌轮舟中遗家人书”:

我专为救中国,哀4万万人之艰巨而变法以救之,乃蒙此难。惟来人间世,发愿专为救人起见,期皆至于大同太平之治。将来生生世世,历经无量劫,救此众生。虽颇任患难,无有厌改。愿我弟子我后学,体吾此志,亦以救人为事。虽经患难,无改也。地球诸天,随处现身,本无死理。至于无量数劫,亦出救众人而已。聚散生死,理之常,出入其间,何足异哉?

光绪2104年8月9日,康长素遗笔。

到此无可念,1切付之,唯吾母吾君之恩未能报,为可念耳。

文中“康长素”之“长素”是康有为的号,意即“善于素王也”。“素王”是古代儒学家对孔子的尊称。古代儒学家认为:孔子修《年龄》是代立法,有之道,而无之位,故称素王。所谓“千年礼乐归东鲁,万古衣冠拜素王”之“素王”,即指孔子。康有为自称孔子转世,比孔子还要多知,故取号“长素”,这也是其弟子称之为“康圣人”缘由之1。

随后,康有为又给徐勤及诸弟子写下了遗书,即“绝笔告同门”:

吾以救中国故,冒险遭变,竟至不测,命也。然神明何曾死哉?君勉为烈丈夫,吾有老母,谨以为托,照料吾家人,力任大道,无变怠也。同门中谁能仗义,护持吾家吾国者,吾神明嘉之(任甫若存并以为托)。

孔子生2千4百7105年即光绪2104年8月9日。

君勉仁弟,为绝笔告,并示同门有志诸子。

遗书中“君勉”即康有为10大弟子之1徐勤的字。为何遗书中把后事嘱咐给徐勤办理?由于时年25岁的徐勤出身豪门世家,家境富裕。康有为万木草堂讲学期间,徐勤出资承当了所有书籍的印制费用。徐勤对同门也慷慨解囊,为此不惜倾家荡产。另外,徐勤的思想和行动都与康有为相近,故人称徐勤为“不是康有为的康有为”。后康有为赞美徐勤道:

忠肝义胆,不以死生易心,不以寒暑易节,可以寄托者,莫如3水徐勤君勉。

“任甫若存并以为托”中“任甫若”为康有为另外1亲属,意为任甫若如果还活着,也1并将所述事项托付给他。

两封遗书写完封好,康有为将它们交付随身仆人李唐秘藏,以防不测。交代好这些事,康有为哀哭着要投江殉国,被众人劝住。濮兰德安慰道:“皇帝是否是去世,现在只是传闻,可以等待进1步的消息。”

在人们的安慰下,康有为强忍住悲痛,随濮兰德乘驳船登上停在吴淞口外的英国轮船公司的“琶理瑞”号轮船。

现在的研究者认为:康有为的上述两封遗书及书写经过,都是他被转移到“琶理瑞”号以后留下的,口占的那首绝句是他逃到日本后做的。在白利南向伦敦的报告中,也没有康有为寻死觅活要投海自尽之事。康有为之所以张扬自己对光绪之死的悲痛,乃至不惜编造投江殉主的情节,是为了标榜自己具有儒家强调的君难臣死之节义,提高自己在众弟子及海外华人中的道义地位。

事实上,康有为被转移到“琶理瑞”号后,立即借助船上的通讯装备,致电澳门《知新报》同仁,告知北京产生政变,他已脱险,请他们想法救助自己的家人。同时康有为致电广州云衢书屋、万木草堂,通知家人及亲友弟子等,让他们迅速离开广州逃往澳门避难。

第2天即9月25日,英驻上海领事班得瑞前来探望。依照班得瑞的记载,康有为由于刚刚脱离险境,神情仍然恍忽,与班得瑞谈话经常常语无伦次,不断重复说过的话,失去了平日的狂傲和雄辩。

香港22天

约9月26日晚,“巴拿文契”号巡洋舰抵达上海。27日清晨1点,“琶理瑞”号得到唆使起锚开航。在“巴拿文契”号巡洋舰和“埃斯克”号炮艇护送下,“琶理瑞”启航赴港。29日晚7时,“琶理瑞”号抵达香港,英国港督派华民政务官和总巡捕官率水上警察,另有康有为在香港的友人何晓生,乘小汽船出鲤鱼门外,将康有为从“琶理瑞”号船上接出,登岸后1路护送到警察总署。

在康有为看来,此次成功出亡犹如起死复生,感慨之下,康有为又给自己取1别名——更甡。

但是,在香港的22天中,康有为犯下了致光绪帝于死地的非常幼稚的政治毛病。

康有为惊魂稍定,便开始会面各国驻香港领事,接受采访,向外界发表谈话。他首先揭慈禧的老底,痛骂慈禧。他言:那拉氏虽然是同治帝生母,但并不是同治先帝咸丰帝皇后,而是咸丰帝妾侍。光绪皇帝已认识到,那拉氏只是先帝遗妾,没有母子之分。那拉氏“以淫邪之宫妾,废我圣明之大君”,非为训政,实为篡位。康有为的上述言论虽然都是事实,也宣泄了他冤仇慈禧太后的情绪,但丝绝不能撼动慈禧掌控大清终究决策权的政治地位。在痛骂慈禧的同时,康有为反复强调光绪帝10分信任自己,并篡改光绪帝两份密诏。光绪帝第1个密诏原意是要求军机4卿妥筹“既要变法又要不拂圣意”,密诏中并未提到康有为。但康有为把自己的名字加上去,位列军机4卿之前,并把密诏篡改成命康有为等人“想法相救”。光绪帝的第2个密诏,只是“汝可迅速出外”,本意是让康有为出京避祸,但康有为篡改成“汝可出外求救”,变成光绪帝命康有为出外向英日等国“求救”。

不但如此,康有为还撰写了《奉诏求救文》,历数慈禧10大罪状,歌颂光绪非常圣明,宣布自己携有光绪所赐的“衣带诏”(即第2个密诏),照会各国驻香港领事馆,要求各国联合行动,逼那拉氏归政光绪帝。各国领事对光绪深表同情,但对康有为的呼吁不予理睬。不但如此,经过接触和谈话,许多领事认为康有为在政治上天真幼稚,其实不具有政治家素质。曾做过爱德华7世(1901年登上王位)副官的英国国会议员、英海军少将贝思福勋爵和康有为谈话后,认为康有为遇事“办理太急,不讲章法,以致毫厘千里,求益反损”。

康有为上述其实不属实的谈话和于事无补的行动,名曰“保皇”,实则“害皇”。它促使慈禧太后确信光绪帝仇恨自己,并确信光绪帝参与了康有为等人“围园劫后”的谋划,坚定了软禁光绪帝和废除光绪帝位的决心。当时,李鸿章、张之洞、刘坤1等汉族督抚大员为保全光绪帝正尽心极力,不断制造母慈子孝的舆论,各国驻京公使也不断以关注光绪帝身体健康的情势,避免慈禧假借光绪病重而害死光绪。上海、天津等地报纸刊登了康有为的上述言行后,张之洞大为震怒,严令各报馆不得再为传播。但影响已出,没法挽回。尔后,虽然各省督抚大臣和各国驻华公使1致反对,慈禧1直没有放弃废掉光绪帝位的努力。

由于香港离内地很近,康有为认为自己其实不安全。因此,在获得日本政府接受自己赴日避难并予以保护的许诺后,1898年10月19日,康有为1行在日本志士宫崎寅藏等人陪同下,乘日本轮船“河内丸”号,离开香港。从此,康有为开始了长达15年的海外流亡生活,直到辛亥革命成功后的1913年才归国。

薄弱1环

来到日本后3个月,大约在1899年1月上旬至2月上旬,41岁的康有为撰写了从诞生到1898年共40年的自传,称之为《我史》。谈及戊戌出亡,康有为道:

是役也,身冒101死,思以救中国,而竟不死,岂非天哉!事后追思,无1生理:吾先出上海办报,则上海道掩捕立死;皇上无明诏、密诏之敦促,迟迟出京,必死;荣禄早发1日,不管在京在途,必死;无黄仲弢之告,宿天津,必死;从仲弢之言,出燕台(烟台),亦必死;搭招商局之“海晏”船,英人欲救无从,必死;是日无“重庆”之轮开,或稍迟数时开,追及,必死;“飞鹰”快船不因煤乏还,必死;莱青道非因有事往胶州,则在燕台(烟台),必死;上海道不托英人搜,则英领事不知,无从救,必死;英人不救,亦必死。凡此101死,得救其12,亦无所济。

同在1899年,梁启超在《记南海先生脱险事》1文中说:“罗密布,既广且密,中国数千年捕1匹夫未有之大举也。”

梁启超所言不虚。确切,从戊戌变法前中国几千年历史看,确切没有如此大范围围追堵截1个文人政治犯的先例。

康有为之所以能够戏剧性地起死复生,化险为夷,成功脱逃,其实不是康有为所自诩的“中国不亡,大道未绝”,上天留其有用之身,“行吾不忍之心,以救此万民耳”,而是当时中国积贫积弱的半殖民地国际地位使然。康有为不是自己跑到英国驻上海领事馆寻求政治避难,而是在中国的领海内,英国船舰劫走遭通缉的政治犯康有为,并在中国领海内1路护送至英属香港。这在当时世界上任何1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内都是不能做到的。

康有为戊戌出亡史事清晰,链条完全。但有1个历史链条不甚坚固。那就是,李提摩太密函英国驻上海总领事白利南、白利南密电伦敦英国首相兼外交大臣索尔兹伯里侯爵请示、索尔兹伯里侯爵批准救济康有为这1环节。目前,李提摩太、白利南、索尔兹伯里侯爵3人的来回电文,具体内容为什么,还没有有关档案表露。这是康有为戊戌出亡史事历史链条中薄弱的1环。

康有为戊戌遗言手迹,即变法失败后“戊戌轮舟中遗家人书”。

戊戌变法时期的康有为,热血而激进,得罪尽了朝中大臣而不自知。

光绪皇帝像 光绪皇帝意图以变法建立自己的威信,却终究难成大事、难逃恶运。

慈禧710大寿着色照 慈禧本来也成心支持变法,但康有为1路激进的措施终究触碰到了慈禧的底线。

伊藤博文像 康有为和光绪皇帝延请日本人伊藤博文担当顾问官,成为压垮骆驼的1根稻草,让慈禧等人不能不对变法采取行动。

康有为自作诗手迹,以感念程淯危难中伸出的支援之手。

图为李提摩太夫妇。危急时刻,李提摩太成了康有为的救命恩人。

程淯手迹,回想戊戌年间与李提摩太救援康有为的情形。

康有为“绝笔告同门”手迹,即变法失败后给弟子徐勤等留下的遗言。

康有为手迹,赞美弟子徐勤的忠肝义胆。

康有为书法,其上署名“更甡”是其成功出逃后所取。

戊戌以后,康有为开始了长达15年的海外流亡生活。

小儿柴桂退热颗粒
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
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