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等待6

时间:2019-07-12 19:34:3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等待,不是等春暖待花开的诗情画意,是一种境遇一种心感;等待,谁也离不开时刻经历。

有那么一天,夜幕降临秋寒渐升。一个久未谋面的朋友远道造访,叫我在镇上的车站等他,我欣然答应了。于是极早等侯在显得破陋且又颓废的车站里,斑驳的墙面上光影陆离,一棵苦楝树纷繁落叶搅乱起我的思绪。想起这位发小来还真有意思,止不住在脑海里浮现起以前在一块的鲜活画面。

每逢有空闲的时间就邀约几位年纪相仿的小伙伴,带锄头畚箕捞网等到山旮旯里的小圳沥去捕鱼虾,路不甚远也就二三里,边耍边走得花上一个小时。去到那里大家就开始忙活开来,筑沥坝,引小渠,用木桶舀坝中水,将沥中的水舀得差不多了,水沥里的鱼虾也就乱窜起。大家伙也就大眼瞪小眼的透出了狡猾的笑容,心里在想:这下看你往那儿跑那儿跳!能捉的直接用手捉起来,不能捉到的就用捞网捞,要说为有趣味的还是石罅里的鱼窖,随着水越来越少就叽哩嗝嘞地发出响声。

我们都知道里面有很多鱼,但却不敢冒然伸手去摸,有时摸出来的是鱼,有时却是很大很长的一条蛇,到时候甩手不及还惊出一身冷汉;所以就干脆弄一枝树丫往石罅里捅去又是一阵声音,也伴有一两条鱼溜出来,发现没有蛇也就用手活捉起来,由于鱼窖过于狭窄也时有把手弄得血淋血滴的状况,至今想起来仍然很有童年的味道。还有其它也记得不太清了,例如偷挖人家蕃薯烧来吃,摘路旁木架上的青瓜放在书包等。后来随其父亲迁升到了外地,掐指一算总有二十多年未见了!

现在他是何番模样我也猜想不到,只有那份人情忱忱的还在彼此心里。如果这份情是结交在现在,恐怕就变得市侩功利,沒有了小时候的那般冰清玉洁。在人剥离不脱的社会关系中,实在不乏其人!

虽然我只等待了半个小时,还不时接一接别人的电话,但感觉起来却像过了很是悠长的时光,不说是半个一个世纪,起码相似走在漫无尽头的长廊。很多人都煎熬过等待的难挨时候,之所以感叹到:人害怕等待!这种等待不是期盼等待的结果会是什么样,而是这过程的心思和情感时沉伏升腾时困囤迷离,谁也把握不准更拿捏不定,该来的什么时候会来。人开始焦躁不安,带有一点不可名状的滋味,谁若不信呢?看看那车站里带着一股汽油味的水泥地板就了然在胸——东一颗西一颗的烟蒂至少数十,还有双手背腰踱来踱去的徘徊身影,这也就是事实胜于雄辩了。

当听到汽车的嗡鸣声,看见两盏直射过来的雪亮车灯,渐行渐近的车影;前面等待中如负千斤的复杂情形也顿时荡然无存;剩下的就是朋友间的相觑一笑。

等待惹来的事还有好些。例如等同事到那里聚餐,电话那头说就好就好,可是近一个小时过去仍未见人影。那种焦躁的等待谁都可能有过深切体会,相见也只是莞尔一笑说,打扮那么靓去相亲吗?或许他压根就没有体会別人等待时的心情,当他等人时又会哀声叹气说,你看这个人怎么这样!所以我说等待既是煎熬又是一种现实存在的将心比心!

又如苍黄的天空下望眼欲穿的农夫,面对炎炎烈日,眼看稻禾焦枯田地龟裂,又是一季失收,或许家中还有几张赶饭的嘴,那种悲天悯人伤心欲绝的心情可想而知。那双望眼在等待什么?他等待的不过是满天乌云,一阵雷声,一埸甘霖。至于它何时会来,他也只在等待当中,有了等待就有了希望,那怕到后来要从头再来耕种一番,但总不致以绝望。之所以我认为希望在心,绝望在心,现实中老天不给人绝望,而往往是人……

……

等待,虽是彷徨煎熬,但也能收获人生情感的五味杂陈。

龟头上有小红点是什么病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