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海蓝小说爷爷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4:57: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从记事儿的那会起,廖依寒便和爷爷相依为命的生活在一起。  家里虽然有保姆,还有车,居住的条件也都说得过去,可爷爷还是经常会告诉廖依寒,说那些与咱们没有关系,那都是我一个老朋友派过来的,我过救过那个人的命,所以人家一直都关照着咱们。  小时候的生活很快就变成了过去,那些年廖依寒也没有感觉到家里有什么不正常,既不缺吃也不少穿,爷爷也总能想出办法满足她的愿望,所以她也就没有再向爷爷询问什么。至于爸和妈在车祸中如何丢了性命,廖依寒在小时候就询问过,她认为那件事情已经变成了过去,与自己也就没有了太大的关系,于是她就不再去过问。但有些事情廖依寒还是能够感悟出一些疑问,比如爷爷在打电话时的语气,他讲话时就总能透露出许多威严,完全不象他平时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样子,于是回过头她便会和爷爷耐心的讲,说你不能那样和人家说话,他们要是生你的气怎么办?爷爷便会冲着她点头承认错误,说下次肯定不会再这样,爷爷记住了。  平时爷爷就是这样教育廖依寒的,所以当她认为有不妥的时候,便一定会提醒爷爷,而这也是她和爷爷约好的事情,于是每次爷爷都会非常诚恳的接受孙女的批评,说下次我如果再犯错误,你就当面给我指出来,爷爷还要奖励你。  爷爷下过保证,他似乎真就能记住,当时那个效果也特别好,爷爷说他改正缺点就能做到立竿见影,可廖依寒却知道,用不了多久,他还会旧病复发,他那个老习惯如何都改不了。有些时候廖依寒便会及时的出现在爷爷面前,她微笑着指着自己的嘴角,意思是提醒爷爷不可以用这样的口吻和别人讲话,爷爷便会及时的收敛一些,态度也就会变得非常和蔼,但他仍然会坚持自己的意见,直到别人认同了他的意见为止。  廖依寒认为,爷爷虽然没有发脾气,可他说话的语气对方肯定不容易接受,即使爷爷是在替他的老朋友管着一点事儿,可那样与部下说话也不行,时间长了就会得罪人。  在班里廖依寒一直都在当班长,她的社会经验非常丰富,她知道人际关系中彼此要如何来尊重,即使在某一件事情上自己已经占住理儿,那也要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可以就象爷爷这样处处都必须要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爷爷,你一直都说自己是在替老朋友打工。廖依寒耐心的与爷爷做着解释,说我在班里一直都当着班长,从小学到初中都是这样,我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在这个岗位上工作的,你也一直都教育我要尊重所有的人,要以理服人!  依寒你说的对,下次爷爷肯定不会再这样了。爷爷微笑着伸出右手,他轻轻的拍了下廖依寒的脸蛋,说爷爷替人家管着事情,那就得就得替人家负起责任来,但这个语气肯定不对,即使爷爷就是替自己管着事儿,那也要把道理给人家讲清楚,有理儿不在声高,把那个意思表达出来也就行了。  相伴在爷爷身边,没话找话说是廖依寒的乐趣,爷爷也鼓励她能正确的表达自己的意见,而爷爷又是她的全部,所以管着爷爷便慢慢的成了她的习惯,于是许多年也就一点点的变成了过去。  中考那年,廖依寒遇到一件非常奇怪的事,那天她要去教员室向班主任交班里的考式费,在走廊里,忽然有一个外班的男同学拦住了她,说廖依寒,我给你写了一封信,你拿回去看吧。廖依寒便冲着那个同学摇起头,说我又不认识你,你给我写的什么信?  就在这时,学校管纪律的那个王老师忽然就跑了过来,他直接就抓住那个男同学,说不许你乱来!然后就把他给强行的拉走了。  后来校长就派人把廖依寒找了过去,他只是向她询问了那个男同学的情况,然后便让她回到了班级,但接下来就有一个重大的消息传扬开,说廖依寒的爷爷是市里万兴集团的老总廖德。  廖依寒知道他们肯定都弄错了,爷爷叫廖广平,家里的户口本上就是这么写的,另外爷爷也不在万兴集团工作,他是在给一个老朋友打工,与那个廖德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些事廖依寒早就知道了。  中考期间还是有许多同学来向廖依寒询问,说万兴集团的老总到底是不是你爷爷?她便笑着告诉她们,说我爷爷在给他的一个老朋友打工,另外平时我的花销也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我爷爷还这样和我说过,说依寒你要努力的学习,爷爷就是拚了这条老命也要想办法让你完成学业。廖依寒的意思就是要否定同学们的猜测。  但还是有同学和她讲,说依寒你肯定是被蒙在鼓里了,咱们学校那个管纪律的王老师为什么会那样的护着你?那是因为你爷爷另外又给他开了一份很高的工资,他的任务就是随时都能出现在你身边。  经同学们的提醒,廖依寒便突然的感悟出许多疑问,如果爷爷不是那个廖德,那么他就有很多的细节都解释不清,比如爷爷怎么就能给自己安排好上学放学时的专车,他的老朋友怎么就会对他这么好呢?  后来廖依寒考入了重点高中,于是她便离开了那里,而关于爷爷的那个神密传闻也就慢慢的被平息下去,但那件事还是给她留下了很深刻印象,爷爷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他与廖德不认识,但他一点都没显出惊讶,难道爷爷就没有听说过廖德这个人?  有些时候廖依寒心里便觉得很好笑,自己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可有些人就是不相信她的话,还有人拿来廖德先前登在报纸上的照片,说这个人你认不认识?他就是廖德!  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廖依寒便开始着手追查自己的身世,她觉得非常奇怪,报纸上的那个人确实就是爷爷!那么爷爷为什么还要装成是穷人呢?  爷爷的回答又令廖依寒深信不疑,爷爷告诉孙女,说依寒,那个廖德与咱们家确实有一点关系,就是我们都姓廖,我们同属于一个家族,你看他的照片是不是比我瘦多了。我之所以不愿意去找他,主要是他们有钱人非常瞧不起咱们,所以我就是受了穷那也不能在他面前低下头对不对。另外依寒你可能还不知道,有钱人你越是不理他们,他们才能更高看你,反正我肯定会这样。  后来廖依寒陆续又听说了一些消息,但每一次她都会自己先给否定掉,既然爷爷不愿意承认他是有钱人,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比如爷爷就能找出恰当的证人替他来做证明,主要就是说他与那个廖德没有任何关系。但廖依寒也能找出相反的证据,比如爷爷为什么从来都不让自己到他的工作岗位去?自己在家时,爷爷也就不会去上班,他的时间非常充足,另外打给他的那些电话也都很奇怪,他仿佛就是一位老总。还有,家里的情况也确实很特殊,爷爷说自己没有钱,可家里却又明明一直都顾用着保姆,而爷爷也很挑剔,他就能挑出饭菜里细微的味道变化。  在大学读书期间,图书馆有份资料引起廖依寒的注意,那是关于万兴集团的兴衰起伏变化,那上面就提到了廖德的儿子和儿媳出车祸的那件事,那上面有照片和记裁都清清楚楚,廖德与廖广平就是一个人,廖德是爷爷的曾用名。  但就是在这个期间,爷爷也一直都还在鼓励着廖依寒要勤工俭学,能不花的钱就要想办法自己克服困难。这时廖依寒便又觉得爷爷很不容易,这些年他也一直都过着非常俭朴的生活,他就是通过不懈的努力才使孙女完成了学业,虽然她还弄不懂爷爷到底因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的付出多数人都比不了。  从此之后,廖依寒便不再去追问爷爷的情况,他愿意是谁就完全凭着天意去发展,因为他再没有别的亲人了。  大学毕业之后,情况便发生了明显变化,爷爷先是鼓励廖依寒去继续深造,又说他想去找廖德通融通融,说:说不定就能把孙女安排到万兴集团去工作。  爷爷!你不必去找他。廖依寒此时已经能感悟到爷爷的用心良苦,他喜欢当穷人一定有着内在的因素,自己也不必揭穿他。于是廖依寒便告诉爷爷,说爷爷,你不必去找他,如果你希望我以后能去万兴集团工作,那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朝那个方向发展。爷爷便点头,说这些年爷爷就是想通过你证明咱们啥时候都能行!  接下来爷爷便给廖依寒提供出越的条件,还给她专门配备了车辆,但却告诉她,说这都是人家廖德的意思,他已经答应了我,说如果你能拿到那个博士学位,到时候他就聘你到万兴去当总经理。廖依寒便微笑着告诉爷爷,说咱们肯定不会让他给小看了。既然他把博士看得那么高,那我就一定要争取到那一步。  依寒,还有一件事情,爷爷赶紧又吩咐了一句,说你那个同学,就是和你关系不错的那个臭小子,抽时间你赶紧把他领回来让爷爷也看一眼,说不定爷爷还会替你张罗着先把婚事办了呢!  廖依寒便赶紧冲着爷爷点了下头,然后便扑过去拥抱住爷爷,她每次激动的时候都会这样,其实在廖依寒的心中,爷爷就是她的爸爸妈妈,只是他和她所有表达方式与别人都不相同。  廖依寒的男朋友叫谢应辉,他对她非常好,在大学期间他就一直在追求着她。廖依寒先前所以没有与爷爷过多的谈论自己的婚事,她认为爷爷肯定会派人在暗中考察他,如果爷爷认为条件成熟了,那他自然就会通知自己,也就是说谢应辉他必须得先通过爷爷这一关,然后他才能走进廖氏集团。  博士生被录取之后,廖依寒便赶紧抽时间到万兴集团去应拭,她也希望能尽早的揭开爷爷的面纱。  接待廖依寒的那名工作人员告诉她,说凭你的个人条件,我们现在就可以接收你,问题是我们廖总他去国外考察一直都没有回来,过段时间你再来一趟吧。  对方一付公事公办的神态,廖依寒便仿佛觉得自己先前的判断都不对,因为爷爷一直就在家里,他只是偶尔才会出去一次。  谢应辉的应聘似乎还顺利一些,接待他的也是那位负责人,而对方却答应他可以留下实习了。  回到家里,廖依寒便赶紧把自己去应聘的消息告诉爷爷,说今天我去万兴集团应拭,结果却被他们挡在了门外,而谢应辉却被他们留了下来。爷爷只是点了下头,说不着急,我听说那个廖德还在国外考察呢,他既然敢答应我,那他就得把我孙女接收过去,他万兴集团不能就小看了咱们的廖博士。  三天以后,廖依寒突然接到万兴集团人事部的电话,对方说总经理回来了,让她马上就过去面拭。廖依寒便觉得太突然,先不说这个时候谢应辉没在身边,即使他能马上回来,廖依寒也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而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离开呢!廖依寒赶紧给爷爷打电话,而爷爷却告诉她,说你就直接过去吧,我现在就给廖德打电话,如果是你先赶到,那你就告诉他们,就说爷爷叫廖广平,看他们谁敢不给我面子。  有了爷爷这句话,廖依寒便重新鼓起勇气,并再次又找回了自信,即使爷爷与廖德就不是一个人,那这中间也还藏着亲属关系,或许爷爷救过的那个人就是他。  来到万兴集团时,人事部经理已经跑到大门外来等着廖依寒了,并亲自给她指挥着车位,还一路小跑的到前面去给她开门。来到大厅之后,人事部经理便赶紧小声的与廖依寒讲,说进去之后,还请你多替我美言几句,总裁他一句就能让我丢了饭碗子。  快来到八楼时,人事部经理便告诉廖依寒,说我就不陪着你进去了,出了电梯朝左拐,里面会有人迎接你进去,总裁的办公室在里边,你进去之后,一定要再客气些。  廖依寒点头的功夫,电梯门已经打开了。  八楼果然有个中年人在迎接着廖依寒,于是她便随着那个人朝里面走去。  就是在这个时间,廖依寒便一眼瞧见爷爷正守在里面那个办公室的门外,他似乎在等着自己,于是她便重新又定了一下位,看来爷爷与廖德并不是一个人。  爷爷突然的一个手势又重新让廖依寒有些吃惊,他朝那位带着廖依寒的人挥了下手,说下去吧!那个人便赶紧点了下头,说廖总,那我就下去了。  爷爷随手推开总裁的办公室,他还回头瞧着孙女微笑着做出一个有请的手势,说请吧,这里和咱们家是一回事。  与爷爷面对面坐在总裁的办公室里,廖依寒虽然没有太多的惊喜,可她还是觉得很突然,她在等着爷爷的讲述,他瞒了自己二十多年肯定有他的理由,而爷爷也一定不会只以一个好玩来向自己交待这个过程。  依寒,其实爷爷早就应当离开这个世界了。我是实在扔不下自己的亲孙女。爷爷简单的讲述起来,说你和爸妈,还有你妈妈她们一家子人,他们一起去外地旅游,结果就突然出了车祸。  廖依寒从挂包里拿出那份她早就看到过的资料递给爷爷,说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廖依寒走过去依偎在爷爷身边,说我所以没有对爷爷讲出来,主要是我觉得不应当再让爷爷不愉快了。  依寒,其实我们和平常人一样,如果没有那些身外之物,我就还会一直都希望能发大财,可钱太多的时候就会失去应有的意义。爷爷平静的告诉孙女,说还是做一个平常人更好,让我们的日子永远都在平静中慢慢的渡过,不要象你爸和你妈他们那样,刚有了一点钱就忘乎所以什么都不顾及了,结果就弄出那样一个惨剧。  廖依寒轻轻的点着头,她已经从爷爷肩上接过去他的担子,那个份量有多重她非常清楚,爷爷打过的那些电话,还有他讲过的那些话,此时便一遍遍回响在她的耳旁。  依寒,暂时先不要和小谢讲这件事,你们先接班,你做总经理,他做总经理助理,然后你们就成家,你们还得想办法把学业拿下来,再就是万兴集团的所有业务,以后都由你们俩来管。爷爷交待着他的工作,说以后我就得回去安享晚年了。有不明白的时候,你随时都可以问我。  爷爷靠在沙发上轻轻的闭上眼眼,他说自己非常留恋从前,可过去的时光却再也找不回来。廖依寒便劝了爷爷一句,说爷爷,你不是说要回家去安享晚年吗,那我现在就送你回去,以后我就专门安排几个人整天的陪着你一起玩。  爷爷便点头,说我就是这个意思,那我们就回家吧。  爷爷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说还得和他们交待一下,要不谁能知道你是我的亲孙女呢。     共 514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大小不一样是什么原因?
昆明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市治癫痫病去哪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